家鄉有個松月湖

2016-06-21 09:16:02    【字體大小:

松月湖的名子,我不曾去考究過,不過我猜可能是根據她周邊分布的山上,密布生長著除少數果樹、栗樹、柞樹外,百分之八十是四季長青的松樹,湖的形狀是極不規則的,但不論從哪個角度看都象上弦月,或者下弦月,也許這就是她現在名子的由來。

松月湖其實原來有個名子——前長嶺水庫,水庫的西邊是一片山嶺,其中有個較有名氣的燕子嶺,現已建設成湖光山色休閑度假山莊,已是小有名氣。一直計劃再回去看一看。吃過早飯,在我的提議下與老公一同驅車前往,在去的途中我就打開了記憶的閘門,記起那里湛藍的天空,清脆的鳥鳴,翩飛的蝴蝶,還有大把大把調皮的柔風,一切好像就在眼前,不過那里我的確很長時間沒有去過了。

我們直奔目的地而去。近湖邊約1里處,環視四周,草依舊是原來的草,比原來還要茂盛,樹還是原來的樹,比原來還要高大粗壯,成片成片的松林把這里包圍得結結實實,嚴嚴密密好像進了原始森林一樣。嗅到的則是濃濃的松油香,灌木叢處野花生樹,散發著淡淡苦味的艾草清香。前后左右觀賞了一番我忽然記起當年我曾經在這里撿過蘑菇,憶起往事也回味蘑菇的鮮香。靠近湖畔,一切再也不是原來的樣子,這里有新修的公路,有已經建好了的中高檔別墅,別墅四周新添了許多外來花草和樹木,空氣中到處彌漫著月季花的馨香。

站在湖中心棧橋上,無視面前的人群,面向東方,隔岸而望的是著名的鳳凰山,瞬間我再次打開記憶的閘門。那山上有幾乎遍布了我的足跡,山頂上有我當年挖過1米多深的樹窩,現在的板栗樹的樹干,再也不是搟面杖那樣粗,有的甚至會超過我的腰圍了吧?山腰還是那一片果園嗎?到了仲秋是否還是紅橙青黃碩果累累壓彎枝頭的景象?山下的梯田是否還能聽到豆莢噗噗爆炸響?還有那壓彎了腰的谷穗,那笑紅了臉的紅高粱?還有我采草藥攀上的頂峰,是否還會有人像我當年一樣四處張望不清楚天有多高地有多廣?  

正望著,一對蝴蝶從我眼前穿過,把我的目光引向了北方。遠眺北方,那里的一排排紅磚青瓦房,掩蔭在顆顆大樹下,這里正是生我養我的村莊。把村子繞過半圈的小河能否象當年一樣清澈見底潺潺流淌?河里的小魚是否還是自由自在的游暢?一同撈過蝌蚪捉泥鰍摳河蟹的小伙伴們,是否與我一樣也曾到過這里心像一只小鳥一樣飛出去暢想?那顆又高又大的桑樹還在嗎?你是否還能記起當年果仁成熟時我們一同攀在你的身上摘取你的果實,弄得滿嘴巴滿小腮都染成紫紅的模樣?仿佛又看到你那高大魁梧的軀干,卷曲飄拂的長須和濃得化不開的團團綠云;看到春天新長的嫩葉,迎著金黃的陽光,透明如片片碧玉,在裊裊的風中晃動如耳墜,又看到晚秋時的清晨你隨風搖落一串串晶瑩的露珠,從那里路過的人們盡管灑一身的露水還是抬頭把你仰望……

我的折疊在心中的記憶又重拾。小時候父親在生產隊當過放養山繭的社員,在山繭生長期都是早出晚歸,尤其是幼蟲期間,那時山里生態環境好,到處是害蟲,青蛙與蛤蟆就是山繭幼蟲期的天敵,父親整天不回家甚至有時在那住宿,為此進了學堂的姐姐就不能再為父親送飯了,這責任自然就落在了我的身上。我只記得山里留守用土胚與茅草搭建的簡易房的大體位置,并不識得真正去那房子的路,因為在山下能望見,在山半腰還有一岔路并不能望見那茅草房,我順大路走結果偏離了那方向,正遇從柞樹下突然跳出的幾只青蛙,嚇得我心里發慌,高聲喊父親沒有應答急得我頓時跺腳嚎嚎大哭聲傳遠方,一位近臨的住戶聽到后急忙前來寒暄并領我去那小茅草房,原來父親已遠離那去另一座山為我采摘野果去了,直到他回來后我與他敘述了一切,自那后他遇到青蛙與蛤蟆跑上去捉住并狠狠地摔死它們在青石板上……

邊回憶邊把湖邊的景色觀賞,看到剛出土的花生正在生長一幅生機勃勃模樣,邊走邊賞邊與老公分享孩提時的印記當年這里的景象,畢竟它們都深深地烙印在我的心房。臨近觀景亭又再次領略了這里的一花一草一樹一樁,回家后真的再次惹起我的回憶——是久違的家鄉。

香蕉视频-国产精品香蕉视频在线-香蕉视频无限次观看-向日葵视频app